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2819章

    万一对方暗中对我们出手,小萱可能会成为首选目标,她毕竟是个外表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我心想,不管对方是谁,如果不是个人恩怨,那一定和我们存在着某种尚不清楚的利益冲突,我怀疑过诸暨人,随后我又否定了这一怀疑。

    纵观整件事,不管做局还是破局,都不像诸暨人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走南闯北混了这么多年,我锻炼出来了一种嗅觉,那是种对“危险”的嗅觉,就是靠这种嗅觉我之前才无数次躲过灾难。

    中午吃过饭,我去了县文化馆想了解下马大超口中说的薛坑口。

    如今位于千岛湖珍珠广场的淳安博物馆前身就是县文化馆,当年还比较破旧,从铁栅栏那里进去就是大门,门口有个搭着绿篷布的自行车棚子。

    文化馆中午没有讲解员,也不要门票,只是有个带着眼镜的老女人问了我一句就没在管我,一楼展示有各种古代文物,我转了一圈,觉得整体质量平平,没我能看的上眼的。

    但好歹都是真文物,不像很多大的博物馆摆出来的都是高仿复制品。尤其是某地的西夏博物馆,那妙音鸟儿摆了一整排出来,各种颜色的都有。

    二楼史料厅,主要展示些移民照片,手稿,和水下古城研究资料什么的。

    简单看了看,墙上挂的一张淳城文物遗址分布图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上头显示,淳安全境范围内目前有六处省级文保单位,其余四十六处属于县级文保单位,在倒数第三个写着“水下薛坑口码头保护遗址。”

    就这时,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老女人端着水杯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板着个脸说:“麻烦稍微快点儿看,下午我们要早些关门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中带着催促,不过我没生气。

    我指着墙上挂的图问:“大姐,关于这个水下码头薛坑口的一些资料,咱们这里还有没有了?”